在河北省石家庄市,记者见到了冯黎明先生,他向记者反映,去年4月,当地住房保障部门进行的一次保障房资格复查中,查出他名下有两家公司,取消了他继续租住保障房的资格。刚参加工作不久,哪里来的公司?这个消息让冯先生一家措手不及。

多年的省吃俭用,终于凑够了8万元的治疗费用。“按照计划,我们是大年初七出发去杭州的浙医二院,所以我提前一天去银行把钱取了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