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外,在2018 年去杠杆环境下,高现金流和低负债率公司组合有显著超额收益,反之低现金流和高负债率公司组合跑输大盘。在融资约束逐步缓解以后,上述定价因子有可能会反转。(关于“货币+信用”分析框架的详细分析,可以参见我们之前的深度专题报告:《大类资产配置方法论:“货币+信用”风火轮》)

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,金融产品和服务的种类也越发丰富,但不可忽视的是,金融市场上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打着创新旗号、噱头十足却游走于监管制度边缘的金融服务产品。比如,前段时间有一些机构推出了贴条险、酒驾险、雾霾险等一系列产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