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上述报道中,仁怀市维怀酒业销售有限公司秦姓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坦言,其参与制假洞藏酒,并承认其销售三无产品。今日中午12时许,该公司负责人秦某打来电话,要求记者删除相关报道未果后,开始辱骂记者。当记者向秦某提出“停止骂人,要求道歉”时,秦某称,“你敢来仁怀,我派人整死你。”

调查人员再次检测后,发现这项“用于定罪的关键证据”并不包含科利的DNA,而是检测到了其他人的DNA。